中国十大内衣品牌排名(少女文胸品牌前十大排名榜)

千亿内衣市场,有人关店上千家,有人3天卖3亿,为什么?

以前,内衣的关键词是性感,所以有了维多利亚的秘密一场内衣大秀爆赚50多亿元的商业盛况。

现在,内衣的关键词是舒适,造就了Ubras去年双十一3天卖出3个亿的销售战绩。

内衣关键词的改变,归根到底是用户需求的改变。如今,内衣市场激战正酣,呈现新、老品牌你追我赶之势,一边是传统内衣品牌依托庞大的线下门店优势抢占市场份额,一边是新锐内衣品牌凭借新技术不断推出爆款产品,抢占用户心智。

在新、老品牌夹击之下,内衣品牌如何突围?本文将从内衣产品,营销,渠道三方面进行分析,对以下问题进行一一探讨。

  • 内衣市场有什么变化?
  • 线上线下渠道哪个更重要?
  • 内衣广告如何精准投放?

以下是具体分析:

规模扩大,需求改变,内衣市场呈现新趋势

据统计,2020年,我国内衣销售收入为2227亿元,其中女性内衣占70%以上的市场份额。

根据CIC灼识咨询发布的《中国内衣行业蓝皮书》,预计到2026年,我国内衣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达3020.5亿元。

千亿内衣市场,女性内衣潜力巨大,呈现以下三个特点:

1. 人均消费金额偏低。近几年,我国女性内衣行业虽然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人均消费金额逐年增加,但相较于发达国家仍有很大的差距。目前,我国女性内衣人均消费金额为20.2美元,而英、法、德、美四个国家的女性内衣人均消费金额分别为88.4美元、81.9美元、73美元、72.5美元,是我国人均消费金额的3-4倍。这也意味着我国女性内衣人均消费金额有较大上升空间。

2. 女性内衣需求渐渐从“悦人”转变为“悦己”。随着女性消费者意识的觉醒,“性感”内衣渐渐失宠,舒适型内衣更受消费者青睐。过去,老牌内衣企业一味追求性感,为了聚拢多使用钢圈,样式以蕾丝和薄纱为主,虽然款式好看但并不舒适,还可能伤害消费者的皮肤。无钢圈、无尺码内衣的兴起,为女性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用户对内衣需求发生转变,倒逼传统内衣品牌不断升级、迭代产品,此外,还催生了一批专注各类需求的新锐品牌。随着女性消费者对内衣舒适度要求的提升,无尺码、无钢圈内衣销量将逐步提高。

3.内衣市场品类不断细分。随着女性自我意识不断觉醒,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重视自身的需求,内衣市场品类不断细分,保暖内衣、情趣内衣、运动内衣、小胸内衣、大胸内衣等细分领域均出现代表性品牌。

千亿内衣市场,有人关店上千家,有人3天卖3亿,为什么?

内衣品牌渠道选择大不同:传统向“上”,新锐向“下”

根据2021年天猫官方店铺销量,排名前十的内衣品牌中,6家是新锐内衣品牌,4家是传统内衣品牌,其中只有一家传统内衣品牌的排名在前五之列。

Ubras、内外、蕉内等新锐品牌,相继在内衣市场掀起“无钢圈”、“无尺码”内衣新浪潮。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品牌,老牌内衣企业在保留传统内衣产品的基础上,也纷纷推出自己的无尺码内衣产品。

新、老内衣品牌除了产品不同外,从渠道上来看,新、老品牌的选择上也截然不同。

新锐品牌大多是从线上渠道发展起来的电商品牌,主要通过明星代言和在“两微一抖小红书”上与KOL进行合作,扩大品牌声量,占领用户心智,带动销量,得到快速发展。

等品牌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再在线下举办大型活动、开体验店,也逐渐在传统广告渠道上宣传产品,如在电视、电梯、公交站牌、商场等广告渠道上进行投放。

传统内衣品牌则多以线下门店为主要销售渠道,通过走马圈地抢占市场份额,通过签约明星代言人的方式扩大品牌知名度,广告投放多以传统广告媒介为主。但如今传统品牌也开始注重线上广告渠道,纷纷入驻新媒体平台,并根据自己的品牌调性选择更合适的代言人,也开始与KOC、KOL进行合作。

此外,除了公域流量外,私域流量也十分关键。新、老内衣品牌也开始重视私域流量的建立,纷纷在流量平台开通官方账号,举办各种活动,拉近品牌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

用户时间花在哪里,流量就在哪里。内衣品牌应该树立流量意识,从单纯做销售做推广,到流量的获取、运营、变现。只有一手抓公域、一手抓私域,两手抓,才有主动权。

千亿内衣市场,有人关店上千家,有人3天卖3亿,为什么?

以爱慕、焦外为例,内衣品牌如何进行广告投放?

随着年轻消费者消费能力的不断提升,逐渐成为消费主力军,他们更喜欢在线上购物,这使得线上渠道变得越来越重要。

新、老内衣品牌都开始线上、线下渠道两手抓的模式,但新锐内衣品牌在线上渠道更有优势,传统品牌想要发展线上渠道,则面临不小的挑战。内衣品牌如何进行精准内容营销投放?

下面,将以爱慕和蕉内为例,对明星代言人、小红书商业投放两方面进行具体分析。

1、明星代言人仍为主流营销方式

艺恩数据《内衣市场内容营销投放分析》显示,2021年销量前十的内衣品牌中有9个品牌选择了明星代言人进行营销。

从品牌投放整体来看,邀请流量明星为代言人仍为主流营销方式。在明星代言人的选择上,内衣品牌会根据自己的品牌调性,选择商业价值靠前的流量明星。具体来看,品牌们更偏向于选择带有元气、气质相关人设标签的明星代言人。

传统内衣品牌爱慕,早前更偏向于选择欧美面孔的模特作为品牌代言人,与爱慕高端内衣品牌的定位相契合。去年12月,爱慕官宣李沁为爱慕全球品牌大使,无其他明星代言人、挚友合作。

爱慕选择李沁作为代言人,一方面因为李沁商业价值较高,其粉丝画像与爱慕的用户画像高度重合,均以18-35岁的女性为主。另一方面实力派的李沁有大量代表作,其专业性符合爱慕的专业行业定位。

千亿内衣市场,有人关店上千家,有人3天卖3亿,为什么?

新锐内衣品牌蕉内去年先后官宣周冬雨、王一博为品牌代言人,“元气少女+当红小生”的代言人组合,不仅拥有更高的商业价值和粉丝基数,能为蕉内带来更大声量,直接提升内衣销量。此外,蕉内根据代言人的不同特质,先后推出“重新设计基本款”和“蕉内绒绒家居服”活动,让蕉内无感黑科技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2、腰部KOL成为品牌热宠

在小红书上搜索内衣,共有85万+篇笔记。根据艺恩数据《内衣市场内容营销投放分析》,爱慕、Ubras、蕉内为商业笔记个数前三名。

总体来看,内衣品牌在小红书商业投放中虽然选择KOC、KOL的偏重略有不同,但主要以初级和腰部KOL为品牌投放的主体,头部达人投放比例在20%以下。

整体而言,小红书商业笔记效率整体较高,但最终结果与投放比重却仍有一些出入。

虽然腰部KOL成为品牌热宠,但从整体互动量表现来看,头部KOL的人均互动量是最高的,其次是腰部和初级。

从互动成本来看,初级KOL性价比最好,腰部KOL单互动成本最高,约为头部达人的两倍、初级达人的三倍。

爱慕小红书KOL选择比重为:头部、腰部、初级占比分别约为1:6:3。

爱慕选择头部博主的投放主要为维持其大牌形象及势能,超九成初级+腰部KOL的选择,通过初级KOL提升品牌声量,进行底层铺量,再通过精准投放腰部KOL实现有效种草。

从投放节奏上来看,爱慕小红书投放量以10月最高,3月次之,主要为双十一和三八妇女节两大节点蓄势。

蕉内小红书KOL投放重点为腰部博主,占比超60%,初级KOL和头部达人、明星占比不到40%。

蕉内小红书笔记主要围绕“明星同款”进行穿搭推荐,投放笔记互动量最高、数量最多的笔记类型均为时尚类,这与蕉内的时尚、潮流等标签相符合。

从整体效果来看,蕉内小红书投放效果较差。

从人均互动表现来看,头部KOL的人均互动量最高,为腰部五倍,腰部和初级KOL的互动量效果不佳。

从互动成本考虑,各级KOL互动成本均过高,腰部KOL与头部KOL的成本相近,为初级KOL的两倍以上。这可能与蕉内线上起家,已过流量红利期有关。

从投放节奏上看,小红书投放量以10月最高,主要为双十一蓄能,其他月份投放较为平均。

千亿内衣市场,有人关店上千家,有人3天卖3亿,为什么?

结语:

内衣行业,被称为“服装界的最后一块蛋糕”,如今这个赛道上挤满了先入场的老玩家和新来的开拓者,内衣品牌竞争愈演愈烈,但并未形成绝对的头部品牌。

为了不被时代抛弃,传统内衣品牌纷纷展开自我革新,推出新产品,稳固自身地位。新锐内衣品牌得益于新流量平台的兴起,发展迅猛,现在流量红利逐渐过去,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发展放缓。

如今内衣市场上的竞争,更多的是增量市场的竞争。如何破局,获得增量,甚至成为内衣行业的头号玩家?是每一个内衣品牌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436908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