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生与崔莺莺的故事(他们第一次相遇在哪里)

唐朝贞元年间,有一个叫张伟的书生,性情温和,风采美好。张生和朋友们游玩饮宴,从不与人争吵,总是随和敷衍。

他二十三岁尚未娶亲,亦不近女色。有朋友问他:“你不好色?”

张生笑道:“我不好色是假的,只是没找到使我留连忘情之人罢了。”

过了儿天,张生到蒲州游玩。蒲东有一座普救寺,张生就寄宿在寺里。 寺内还有一富贵人家,姓崔,老夫人郑氏带着女儿和幼子,要回长安,途经蒲州,在寺内暂住。

张生和崔老夫人叙谈起来,论起亲戚,原来张生的母亲也出于郑氏家族,乃崔老夫人同族姐妹。

这年,兵马副元帅浑死在绛州节度使任内,监军的宦官丁文雅不会治军,以致引起兵变,抢掠蒲州。

乱兵来到蒲东,扬言普救寺中住有富豪,金银财宝甚厚,要来围寺抢劫。寺中和尚听到传言,连忙报知崔老夫人。

崔老夫人闻报,十分惊慌,手足无措。她召来奴仆,商议保家之策。奴仆虽多,怎能敌住乱兵?

这时,张生来到,说他在军中有一好友,乃统兵之将,可请他前来援救。

张生托一和尚向蒲将投书。那蒲将果然带兵前来,解了普救寺之围,使崔家免遭于难。

崔老夫人感激张生的保家恩情,特在中堂排宴,命仆人带幼子欢郎请张生赴席。

民间故事:张生与崔莺莺

张生来到中堂,崔老夫人命欢郎再拜,感谢恩情。她说:“幼子弱女,不能保家护身,幸得援救,容后图报。”

崔老夫人又召来丫环红娘,命她去请小姐前来,拜谢恩兄。红娘转身去了。

霎时,红娘转来,道:“小姐身体不爽,容后再谢吧。”

崔老夫人沉脸说道:“救命之恩,怎能不谢,快快叫她前来!”

一时,红娘扶一少女走入中堂。只见她淡妆常服,面色丰润,双颊飞红,光彩照人,款款向张生礼毕,依坐在崔老夫人身旁。

张生惊遇丽人,连忙还礼,问其年纪、名字。崔老夫人忙回道:“年已十七,小字莺莺。”

张生又问其它,欲以言词挑逗,莺莺始终不答。席散时,张生觉得心神恍惚,快快告退。

自遇莺莺,张生心神不定,似见到使其留连不能忘情之人。想与莺莺相会,又不得见。这时,他见红娘走过来。

张生四顾无人,忙走到红娘面前,再三再四地施礼。红娘吃了一惊,问她要做什么? 张生支支吾吾地说出他对莺莺的相思,请求红娘转达他的心事。红娘吓坏了,转身就跑。

张生见红娘吓跑了,心中十分懊悔,真不该如此莽撞,如被崔老夫人知道,惹得莺莺恼怒,这可如何是好?

民间故事:张生与崔莺莺

转天,红娘又来了。张生走上前羞愧地道歉,并言明再也不说那些昏话了。红娘见他那呆样儿,抿嘴笑了。

红娘道:“相公的话,我不敢去说,也不敢泄露出去。可是,你和崔家是姻亲,又有恩于崔家,何不就此去求亲呢?”

张生道:“我自幼知礼,从不敢窥视妇女,如今更加不敢。可是自从那天见了莺莺小姐,就无法克制我的相思了。如托媒求娶,要等数月,如何得了”

张生恳求红娘设法成全。红娘道:“小姐贞洁自重,我们下人怎敢去说。只是小姐酷爱吟诗著文,相公赋情诗一首如何?”

张生立刻回房,作《春词》二首,出来交与红娘,千恩万谢,求她传递。

张生终日坐立不安,心怀忐忑,一直等到夕阳西下之际,只见红娘手里拿着一纸花笺来了。他连忙让到屋里。

红娘出示花笺,上有莺莺诗《明月三五夜》一首:“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张生含笑点头,似悟诗意,转身对红娘一再拜谢,送她出房而去。这夜,张生来到崔氏住房墙外,只见有杏树一株,枝伸墙头,可攀枝过去。他心中暗暗打好主意。

转天,正是二月十五,月夜甚明。张生攀枝越墙,以杏树为梯,来到崔氏院中,直趋西厢。 西厢房门,果然半开,张生挨身进房,抬头一看,是红娘卧于床。

红娘惊起,问道“相公何以至此?”张生道:“是小姐的诗召我来的,望请通报。”红娘连忙去了。

一时,红娘转来,轻声叫道:“来了,来了!”张生既惊且喜,心想定能成其好事了。

莺莺衣著整齐,面色严肃,进得屋来,对张生道:“恩兄救我全家,情义甚厚。奈何乘危难之机,命婢女传淫逸之词?”

张生惊疑难对。莺莺又道:“我以四句鄙靡之诗,召兄前来,实为当面言明真意,望恩兄自重自持。”说罢,转身去了。

张生怅然若失,许久方似有所悟,悄悄挨出西厢,攀杏越墙而归。这几天,张生在房中闷坐,心潮翻腾,行不知止,食不知饱,相思之情,如割心扉。他感到绝望了。

这天黄昏后,张生闷闷独卧床上,忽听有人轻声呼唤,他惊骇而起。 原来是红娘抱着绣枕锦被站在床前,含笑道:“来了,来了!为何睡下了?”

张生惊疑未定,拭目细看,未曾醒悟,红娘放下绣枕锦被,转身去了。 张生呆坐床上,疑是梦境。他心中一动,连忙起身,整整衣冠,恭恭敬敬地等待着。

霎时,红娘扶莺莺来了。她面带娇羞,缓步盈盈,似柔羽无力,与那天的端庄严肃全然不同。

民间故事:张生与崔莺莺

张生飘飘然,犹如神女降临,身在仙境。此时,斜月幽辉,透窗晶莹。 红娘搀扶莺莺坐在月下床头,望望张生,看看小姐,默默无语,灵犀已通。她深情一笑,掩门去了。

此时,正是二月十八日,斜月移出浮云,柔风吹绽夜花,人间天上,一片幽情。一夕转逝,天将破晓。

随着寺庙晨钟,红娘进来,催促莺莺快走。只见她发髻未整,倦眼垂泪,懒懒下床。

莺莺去了,一夜并无片言只语。张生凝视窗上晨光,仍然疑是梦境。只是温香仍留锦被,枕上泪光荧荧。

以后十余日,未通信息。张生在闷念中作《会真》诗三十韵(六十句),把那日月夜之会比做遇到神仙。

张生的《会真》诗尚未写完,红娘来了。他抄上花笺,请红娘将此诗转交莺莺,以表深恋之情。

自此,他们又相会了。每逢入夜,张生就攀杏越墙,暗到西厢与莺莺相聚;晨光一现,就悄悄爬墙出来。

每夜相会,莺莺情深无语。张生问她道“小姐因何对我如此情深?”莺莺答道:“我无可奈何呀!”

不久,张生要去长安,恋恋不舍地告知莺莺。莺莺并无留难,只是愁怨之容,使人感动。

张生临行前一日,莺莺没有再见他。转天,张生就动身到长安去了。

过了数月,张生又来到蒲州,住在普救寺内。崔氏一家仍在此留住未去。当天夜里,张生仍越墙至西厢与莺莺相会。久别重逢,自然异常恩爱;只是莺莺寡言少语,面上浮现出淡淡的哀愁。

张生知道莺莺字写得好,文笔亦佳,屡次请她作字属文,莺莺总是不动笔墨。张生拿出自己的文章,莺莺也不甚看。

莺莺文才极高,而不显露;言词敏捷,而少应付。她待张生情义甚厚,从未以言词表达。哀怨欣喜,亦不见诸于外。

一日,莺莺独自抚琴,调寄凄恻,曲尽惆怅。张生在门外偷听,颇有绕梁之妙,甚为叹赏。

琴声停,张生进门,一揖到地,请莺莺再鼓一曲。一再恳请,莺莺只是不允。

张生不解莺莺由衷深情,甚感惶。走期已近,又要西去长安,他叹息一声,与莺莺道别。

莺莺心知诀别之期已到,缓缓说道:“始于勾引,终于抛弃,固然没什么,我也不怨恨。只是你我终身之盟,总要有一结局。暂短之别,不必恋恋不舍吧。”

莺莺见张生总是闷闷不乐,又道:“君既烦闷,听我鼓琴。”因命红娘焚香拂琴。

莺莺端坐,鼓《霓裳羽衣》序曲。只是数声之后,即哀音怨乱,不成曲调了。只听得红娘哀叹垂泪,张生感慨不已。

民间故事:张生与崔莺莺

莺莺停下来立即起身,泪流满面,遂扶红娘出了西厢,匆匆回房去了。 莺莺去后,没有再来。转天清晨,张生整装赴长安去了。

一路西行,张生念及与莺莺合欢未已,离愁相继,心中不禁怅然。张生进京赴考未中,留在长安年余。他想起西厢之事,就提笔给莺莺写了一封书信,只是劝她凡事看开一些,却并不提婚娶之事。随信还捎去了绒花。

不久,莺莺回书;词尽眷恋之情,情深意切,羞于当年私会,愿结永好:随书捎来玉环、茶碾,以表如玉之真、如环不解。

张生将莺莺的书信传抄给几位好友,以示自己的多才艳遇。其中,杨巨源、元稹等还撰写诗词《崔娘》、《会真》诗等,赞叹异事。

张生住在长安行乐之地,每日诗词酬对,游玩饮宴,已忘却了西厢之情,而决意与莺莺断绝了。

元稹续作了《会真》诗,问张生有何话可说?张生却把莺莺比做“天生尤物”道:“不妖其身,必妖其人,怎能为一女子丧志!”

在座的朋友听了张生的话,都深深叹息。不久,张生就娶了另一大家小姐为妻。

又过了年余,张生出外游玩,听说莺莺也嫁人了。他特地来到她夫家,请求以表兄妹之亲,拜见莺莺。

莺莺的丈夫进房转告。莺莺摇头,拒不出见。张生闻听莺莺不见,十分懊恼,怨恨之情,现于颜色。他长叹一声,快怏离去。

回到寓所,莺莺差人送与张生一诗:“自从消瘦减容光,万转千回懒下床。不为旁人羞不起,为郎憔悴却羞郎。”从此,二人再没见面。

民间故事:张生与崔莺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436908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