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吕布传(吕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吕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他以骁勇善战在并州任职。刺史丁原兼任骑都尉之职后,驻守在河内,任命吕布为主簿,非常器重他。

汉灵帝死后,丁原率部前往洛阳,与何进密谋诛杀灵帝亲近的众位黄门官,丁原被任命为执金吾。何进为宦官所杀,董卓乘机开进洛阳,想要挑起战乱,除掉丁原,进而吞并丁原部。因为吕布是丁原的亲信,董卓便引诱他去杀丁原。

吕布背叛了丁原,砍下丁原的首级献给董卓,因此被董卓任命为骑都尉,非常宠幸他,发誓永远像父亲对待儿子那样对待吕布。吕布善长骑射,膂力过人,被称为飞将。

不多久又被提升为中郎将,封都亭侯。董卓自知为人无礼,惟恐别人算计他,进出都让吕布跟随,以防不测。但董卓生性刚烈又心胸狭窄,一时气愤便忘了自己的危险,曾经有一件小事,使他很不高兴,他随手拔出手戟投向吕布。吕布敏捷地避开了,并就这件事向董卓道了歉,董卓的怒气也就消了。由于此事,使吕布对董卓暗中产生了怨恨。

董卓常派吕布守卫他的内宫,吕布乘机与董卓的侍婢私通,但又时时害怕董卓发现,总感到惴惴不安。在吕布未被丁原重用以前,司徒王允因为吕布是并州城里最强壮的人,对他以厚礼相待。

自从吕布怀恨董卓后,他去见了王允,述说了董卓差点杀他的经过。王允此时正与仆射士孙瑞密谋除掉董卓,因此便让吕布作内应。吕布有些犹豫,说:我们亲如父子,怎么好下手呢?王允说:你姓吕,本来就不是父子关系,如今你保全自己的性命还来不及,还说什么亲如父子!吕布于是同意了,并亲手杀了董卓。

王允任命吕布为奋武将军,授符节指挥军队,仪礼比照三司,进而又封为温侯,与他处理朝中事务。吕布自从杀死董卓后,对凉州人是又怕又恨,凉州人对他也是又怨又恨。因此李莈等人联合攻打长安,吕布抵挡不住,李莈一举攻进长安。董卓去世不到两个月,吕布也被打败,带着几百名随从出武关,想去投奔袁术。

吕布原以为杀了董卓,替袁术报了仇,袁术会厚待自己,哪知袁术讨厌吕布的反复无常,拒绝接纳他。吕布只得带着人马又北上投奔袁绍。袁绍接纳了他,并与他一起去常山攻打张燕。张燕有精兵万余,骑兵数千。

吕布有一匹良种马,名叫赤兔。吕布与他的亲信将领成廉、魏越等一起,冲锋奋战,大破张燕的军队。吕布击败张燕后,乘机扩大自己的势力,加之他手下的将士也时时抢劫、掠夺,袁绍开始疑恨他。

吕布也感到袁绍不会重用他,于是去见了袁绍,请求离开。袁绍同意了。吕布刚一离去,袁绍害怕他反戈加害自己,想派壮士夜里悄悄杀死吕布,但壮士们没能找到吕布。此事被吕布知道,他急忙去了河内,与张杨联合。袁绍再次派兵追杀吕布,那些士兵都害怕他,追上了也没有一人敢逼近。

张邈传,张邈字孟卓,东平寿张人。少时以侠义闻名,接济贫困,助人为乐,倾家荡产,壮士多有归附于他的。太祖、袁绍都是张邈的朋友。朝廷征召他做官,他以出色的应考成绩被任命为骑都尉,不久又被任命为陈留太守。董卓引兵开进长安,犯上作乱,太祖与张邈首先举兵征讨董卓。

汴水之战,张邈派将帅卫兹率部跟随太祖作战。袁绍成为盟主后,时常表现得傲慢矜持、不可一世,张邈经常直言责备他。袁绍派太祖杀张邈,太祖不从,反而责怪袁绍说:孟卓是我的好朋友,无论如何都该容得下他,如今天下大乱,不应自相残杀啊!张邈知道这件事后,更加敬重太祖。太祖在征讨陶谦前对家人说:“我如果回不来,你们可以去投靠孟卓。”结果太祖凯旋而归,见张邈,两人相视而泣。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的亲密。

吕布离开袁绍去投奔张杨,经过张邈住处,与他告辞,两人拉着手立下了誓言。袁绍听说这件事,无比气愤。张邈担心太祖最终将会替袁绍杀自己,心中总是不安。

194年,太祖再次征讨陶谦。张邈的弟弟张超,与太祖的将帅陈宫、从事中郎的许汜、王楷共同商议背叛太祖。陈宫劝说张邈:当今雄才四起,天下纷争,您拥有那么宽广的土地和众多的兵士,处于四面受敌的处境,抚剑四顾,也可称得上是人中豪杰,却反而受制于人,不是有损身份吗?今天兖州城里的军队东征,城内空虚,吕布是位骁将,善于打仗,勇往直前,如果暂且将他迎来,共同占据兖州,静观形势,相机行事,这样或许可以做出一番大事业呢!”张邈听从了他。

太祖东征陶谦时让陈宫带领部分将士留守东郡,于是陈宫领着这批人马东迎吕布,让他做了兖州牧,并占据了濮阳,周围各县纷纷投靠吕布,只有鄄城、东阿、范县没有反叛曹操。太祖率领主力回师,与吕布在濮阳一带激战,形势对太祖很不利,两军对峙了一百多天,不分胜负。

时值大旱,又有蝗灾,庄稼颗粒无收,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吕布领兵向东驻守山阳,在两年的时间里,太祖将失地全部收回,并在巨野打败吕布。吕布东逃,投奔了刘备。张邈跟着吕布一起逃跑,留下张超带着家属守雍丘。太祖围攻雍丘数月,攻破并屠戮城池,诛杀了张超及其家属。

张邈去向袁术讨救兵,尚未见到袁术,自己却被部下杀害了。刘备东征袁术,吕布夺取了下邳,刘备只得返回归附吕布。吕布派刘备驻守小沛。吕布自称徐州刺史。袁术派大将纪灵带领步骑共三万多人马征讨刘备,刘备向吕布求援。

吕布手下将领说:“将军您一直想除掉刘备,今天正好借袁术之手干掉他。”吕布说:“不行,袁术如果占据了小沛,就会联合北面太山一带的部队,我们就会被袁术所包围,我不能不去救刘备啊。”于是领步兵千人、骑兵二百,飞速赶往小沛。纪灵等人听说吕布前来援救刘备,只好收兵,不敢轻举妄动。

吕布在离小沛西南一里的地方扎下营寨,派卫士去请纪灵等将领,纪灵等人也请吕布一起饮酒作乐。吕布对纪灵等人说:“玄德,是我吕布的弟弟。如今他被诸位所围,我特意赶来救他。我吕布生性不爱看别人互相争斗,只喜欢替别人解除纷争。”

吕布命门候在营门中竖起一支戟,说:“诸位看我射戟上的小支,如一发射中,诸君当立即停止进攻,离开这里,如射不中,那你们就留下与刘备决一死战。”他引弓向戟射出一箭,正好中了小支。诸将大为震惊,夸赞说:“将军您真是有天神般的威力呀!”

第二天,吕布又与诸将欢会宴饮,然后各自回兵。袁术想联合吕布,让他为自己所用,于是向吕布提出让他的儿子娶吕布之女为妻,吕布同意了。袁术派韩胤为使节,向吕布正式转达他将更换年号、登基称帝的事情,同时请求接吕布的女儿与自己的儿子去完婚。

沛相陈王圭惟恐袁术、吕布成了亲家,徐州、扬州联为一体,将会危害四方,于是前往游说吕布:“曹公奉迎天子,辅佐朝政,征讨八方,威震四海,而将军您应与他合作,以取得天下安宁。如果您与袁术成了亲家,将会担上不义之人的罪名,那样形势就对您不利了。”

吕布心里也怨恨当初袁术不接纳自己,虽说女儿此时已经随韩胤走了,他还是把她追了回来,拒绝了这门亲事,并将使者韩胤戴上枷锁、镣铐,送往许都街市上斩首示众。陈皀想派儿子陈登到太祖那里,说明吕布愿意与曹操合作,吕布不同意。正巧太祖的使者这时来到,传天子令,任命吕布为左将军。吕布大喜,于是让陈登启程,还命他带着书信,向天子谢恩。

陈登拜谒太祖,述说了吕布有勇无谋、反复无常的缺点,希望太祖早日除掉他。太祖说:“吕布是个具有狼子野心的人,实在不能让他久留世上,你当然是最熟悉内情的。”当即把陈皀的年俸禄提到二千石,任命陈登为广陵太守。

临别时,太祖拉着陈登的手说:“东边的事,便全托付给你了。”命令陈登私下分化吕布的队伍,为自己做内应。开始时,吕布想通过陈登求得徐州刺史之职,陈登回来,吕布见自己的愿望没能实现,大怒,拔出戟来砍着桌子说:“你父亲劝我与曹公合作,我才拒绝了袁术的婚约;而现在我一无所获,你们父子反倒地位显赫,重权在握,我被你们出卖了!你倒说说看,你在曹公面前替我说了些什么?

陈登面不改色,从容地答道:“我见曹公时说:‘对待将军您,要像对待猛虎,应当让他吃饱,如果不饱,他会吃人的。’曹公说:‘并不像你说的那样,而更像养鹰,饿时可以利用,而当他吃饱了,却会自顾飞去。’我们就是这样谈论您的。”吕布的气才平定下来。

袁术听说吕布回绝了婚事还杀了自己的使者,便与韩暹、杨奉等联合,派大将张勋领兵前去征讨吕布。吕布对陈皀说:“招来祸害的就是你,你看怎么办呢?”陈皀说:“韩暹、杨奉、袁术仓促联兵,计划不是事先定好的,肯定不会很好地合作,就像鸡生性不能群栖一样,他们也合不到一块儿,让我的儿子陈登前去瓦解他们,可以把他们拆散。”吕布采用了陈皀的计策,派人游说韩暹、杨奉,让他们与自己联兵改而攻打袁术,军械、物资一概由他出。于是韩暹、杨奉追随了吕布,张勋吃了大败仗。

198年,吕布再次反叛朝廷依附袁术,并派高顺去攻打沛县的刘备,刘备大败。高祖派夏侯..去援救刘备,也被高顺打败。太祖亲征吕布,到了下邳城下,写了一封信给吕布,陈述了福祸得失。吕布意欲投降,陈宫等人感到自己罪责太大,便劝吕布放弃这种想法。

吕布一面派人向袁术求救,一面自己率千余名骑兵出来应战,大败,只得退回城中死守,再也不敢出战。袁术不能救他。

吕布虽骁勇刚猛,但少谋而心胸狭窄多猜忌,他不能控制部下,对手下诸将只是言听计从。而他的部将也是各怀心思,相互猜忌,所以每次战斗,总以失败告终。太祖在城下挖了壕沟,把吕布包围了三个月,吕布与手下貌合神离,将领侯成、宋宪、魏续捆着陈宫,领兵投降。

吕布与他的麾下登上白门楼,眼见太祖层层围住自己,只得下城投降。太祖生擒了吕布,在捆绑时,吕布说:“绑得太紧了,稍微松一点儿吧。”太祖说:“捆老虎,不得不捆紧一点。”吕布请求说:“明公所担心的不就是我吕布吗?如今我臣服了,天下就没有值得您忧虑的事了。明公您领步兵,就让我领骑兵,那天下就不难平定了。”太祖犹豫不决。刘备进言说:“明公难道没见吕布侍奉丁建阳及董太师时的情形吗?”太祖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吕布于是怒骂刘备:“你是最无信义的小人。”太祖将吕布绞死了。吕布、陈宫、高顺的首级送往许都,然后才葬尸首。

太祖活捉陈宫时,问他想不想让老母及女儿活,陈宫回答:“我听说,以孝治天下的人是不会杀对手的亲人的;将仁义广施天下的人,是不会让对手缺乏继承人的。老母能否活命,决定权在你,而不在我陈宫!”以后,太祖把陈宫的母亲接来,养老送终,并将陈宫的女儿许配了人家。

评:吕布有勇无谋,而且反复无常,惟利是图,自古至今,这样的人无不被灭。过去汉光武帝被庞萌所骗,近世又有魏太祖被张邈所蒙蔽。知人的人才是英才,这就是帝王也难以做到,真对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436908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