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浅浅的诗歌欣赏(全部作品12首诗原文)

______来自北方诗文导报公众号

贾浅浅的诗歌欣赏(全部作品12首诗原文)

《倒叙时光》

石楠,是有脾气的树

它不像法国梧桐或是白皮松

把自己长成一根惊堂木

也不像金桂会开出一把把折扇

它是压住天空的镇尺

每日只盼流云

它的花处处是闲笔

却处处有鸟儿停顿

闲来无事可做

捡拾风穿过它留下的只言片语

2018.4.28

这首诗和粗俗搭不上边吧?看似描写石楠树,我倒觉得诗人是在写自己,虽然她不会像惊堂木一样令人严肃,也不会像金桂一样花枝招展,却有自己的追求。闲笔或许是指自己的诗歌,鸟儿便是喜爱的读者,闲来无事的时候,贾浅浅看到读者留下的评论,也会受益匪浅、感触良多。

《秘境》

午时的阳光是药师佛

檀香在打坐

头上的雪在一点点融化

一切都在光影中绽放

我们,撕开北方与南方的

封条:一切正是时候,总有

布满箴言的影子

觊觎我们的容身之处

身边的白水晶压着记忆的线条

我们全身发烫,看着纸上的瞳孔

一步步靠近

四面八方新鲜的风

吹着转世的《诗经》

2018.11.8

对于平时不怎么读佛经的我,这首诗还是比较难懂,后来上网查了一下,原来药师佛的主要成就是“令诸有情,所求皆得”,一下子豁然开朗:原来这是首情诗。

贾浅浅在陕西西安的西北大学,按照我国的南北分界来说,算是北方,那么当时写下这首诗的她,心中还有一位南方的爱人?在午时阳光的沐浴下,她想念着远方的爱人,情到深处,浑身发烫。她的眼睛看着书本,仿佛纸张的另外一头便是爱人。四面八方吹来清新的风,不禁让人想起《诗经》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爱情诗篇。

《没有一场可哭的雨》

我把你这些话

当作簪子,绾一个好看的

飞天髻,当着漫天的晚霞

藏在风里

藏在:月光写给大地的信里

而信埋在你的怀里

他的泪水比乐器还要亢奋

当一个女孩爱上一匹马的时候

她从此爱上了这个世界

此时,一片树叶的倒影

正安静地落在另一片树叶上

它们睡得那么酣甜

就连风也不能把它们分开

这多么像草原上,马儿们相互把头

靠在对方身上才可以酣睡

2017.8.10

这是一首太过甜蜜的情诗,以致于我忍不住猜想2017年8月10日这一天是不是有一个男生和她表白了?那个男孩泪如雨下,却是亢奋的:因为女孩终于答应了他。恋爱中的男女坚信,风也不能吹走紧挨的树叶,他们就像草原上两头相互倚靠的马儿,靠在对方身上才能睡得香甜。

《田野》

掌纹里下起了雨

冲刷掉所有交叉的虚线

背后的油菜花还在这个季节

使用着各种标点符号

麦田捉住了一只乌鸦

连同那棵一无所依的梧桐

在四月里苦行

雨还在从远山上飘来

我坐在石堰上

看了又看我的掌纹

2018.4.12

掌纹有三条线,智慧线、生命线和感情线;《麦田里的守望者》主人公霍尔顿的理想,是做一名看护儿童的麦田守望者。四月份是春季,标点符号代表各种言语,油菜花在春天使用各种言语,难道是诗人被学生的话伤害吗?或者被想要守护的男友伤害?提起乌鸦的叫声,我们便想到一个字“烦”,不知诗人被谁的言语中伤,十分烦恼,感觉一无所依,她坐在石堰上,对于未来感到十分迷茫。

《五月》

猎豹的嘴里噙着

羚羊的黑夜

大地在认领树的情绪

告诉我,你

要到来了

2017.11.13

这首诗的意向太过抽象,我的理解是:羚羊的生活习性是只要舔吸植物上的晨露便可在高温下健康生活,极其耐旱,就像诗人的爱情,只要对方给予一点点关怀,就已经足够。熬过漫长的四月份,你能否告诉我一句:你要到来了。(到来看我了)

《黑马》

它不是具体的,却被每一天

漫不经心地打磨

当我

在从前的花园移走盛开的部分

它就是留下的空白。

当我抽出踏在今天里的脚踝

它却在海水里喊出

我的名字——

生命里有数不清的疑虑

都是它的阴影。我是多么想在它之前

就能用我的嗓音

让落叶

再落一次。

它会四处寻找我的爱情的

剩余部分:它无形的瞳孔里

这说的应该是即将逝去的爱情吧?当初的爱情有炽烈,经过岁月的打磨,已荡然无存,只留下一片空白;奇怪的是,如今要抽身而去,和它告别,它却抓住诗人的脚踝、让她别走。她多想重来一次,让落叶回到还未落下的那时,她再好好经营这一段感情。正是因为爱情如此磨人,这段即将逝去的爱情会在未来的一些日子里逼着她回避爱情,只去追寻除开爱情的剩余部分,比如事业、友情等等。欣赏完贾浅浅的这六首诗歌,你还认为她用词粗俗吗?我认为:不能以偏概全,网上那几首诗,并不能代表贾浅浅的诗风就是粗俗不堪。那么,为什么贾浅浅遭到如此大规模地谴责呢?有三种可能:第一,贾平凹的对手在发动水军造势;第二,由于贾浅浅父亲的影响力带来极大流量,跟风可以谋利(譬如我现在写这篇也是在蹭热度);第三,网友真心鄙视她的诗。我宁愿是前两者的原因,因为文字在法律中是有边界的,在文学中应是无边界的;你不能说以后所有的文学便不能出现屎尿二字,它明明是最常见的现象,为啥不可表达?事实上四大名著也出现过这些字眼,比如《水浒传》中第三十九回有段文字:“只见宋江披散头发,倒在尿屎坑里滚”。有人可能会说:你这是混淆概念,小说中的具体描写和诗歌中作为意象的表达是不同的。那么我倒是想问:诗歌只能用优雅的文字讲述一种情绪和道理么?为何不可用让人皱眉的话揭露现实问题?比如《朗朗》这首诗,我也不喜欢,但是却感觉诗人想表达的东西并非网友说的那么简单:在孩子眼里,屎只是有点臭而已,并不脏,所以当姐姐告诉父母妹妹在我床上拉屎时,她迅速地想到解决方案,手捏一块屎,完美地解决问题,等待父母的夸奖。因此我的直观感受便是皱眉之余感到好笑,还有父母对姐妹俩的宠溺之心:若非生活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中,朗朗能够有这样的天性吗?因此你排斥它,便不读它,断不可认为这文字便是罪当万死的——文字本身并无错误,文字狱才是危险的。至于写及性爱的诗歌,更加不应被谴责,尤其是《Z小姐和Z先生》,我觉得写得极妙:丈夫生病、妻子很久没和丈夫做爱,反映的不正是重病患者家属这类人的处境吗?本人觉得这首诗极具现实意义。

斑马和水缸

一只斑马,绘在淡紫色的墙壁上

从一出生,它的视力

就逐渐开始下降

相扑般的水缸正靠墙站着发呆

古铜色的皮肤,在屋檐下

闪闪发光

它们总是一同安静地看落日

追逐村里游荡的土狗和孩子

议论屋旁的蜀葵和红豆杉的关系

终于斑马什么也看不见了

它的鼻息在水缸里打转

此时有谁饮一口那缸里的水

就有黑色的风暴摧毁所有窗口

有一天,一辆面包车停在了路口

一群人带着照相机穿行而过

他们发现了那面墙,那只斑马和水缸

一个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女孩,走了过去

她坐在缸沿上,把一只手搭在了

斑马的头上。朝着镜头微笑

淡紫色墙上的斑马,安静了下来

它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女孩面前

是一只雄性的斑马

很快,镜头下又走来一位戴墨镜的男人

它浑身战栗变回一只雌性的斑马

扎辫子的小女孩蹒跚着过来,它是一只

慈祥的斑马,两个人合影的时候

它又分身成两只斑马

人群消失,鹧鸪在叫

黄昏在黑夜中反刍

斑马开始给水缸唱歌

故 事

那晚上天空和裙子

一起缀满了雷诺阿式的色彩

我来得不早也不晚

如他笔下一只恬静的猫

晚上的饭局就是这样

有人带着眼镜,说话间露出酒窝

没人愿意在这样的场合

交换秘密,当一杯啤酒就着老掉牙的笑意

忽然他讲出一个故事

一个泪水消失在雨水中的故事

我爱上了他讲述的那个夜晚

愿意跟随他,回到当时一头栽倒的雨水中

蹲下来,仔细辨认

多年来雨水如何穿过一个人的眼眶

他打开手机,翻出曾经抓拍的那张照片

大家哈哈大笑,像隔着橱窗在欣赏

一块诱人的蛋糕

我也望着手机,那个举着自己

满脸伤痕的男人

像两只仓鼠同时从两端进食一节麦秆

我和他的眼睛

碰在了一起

呼 麦

北京,38度的阳光

皱缩着胎菊的味道

快捷酒店门口,有人坐在

行李箱上,在呼麦

我从他的蒙古靴旁

轻步走过,像踏过橡树叶片下的

阴凉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

听到呼麦,以至于我不敢

抬头呼气望一眼,那个年轻的小伙子

是的,我不敢

那低回的呼麦,山鸣谷应

河岔分流,在他的体内回旋

卷舌音是气流摩擦枝杈、草叶和细沙

平舌音是瀑布飞泻,阿妈手中的经轮

时急时缓

我也被他拽回

拽回天空、草原、溪潭

拽回我曾经认识的自己

401我房间的半杯咖啡

成为沉默者

观测者

爱因斯坦的扇子来自中国

上面有他自己的题词:“上帝不会掷骰子。”

但格利宾说,就在另一个平行宇宙

有成千上万的上帝,都在

掷骰子

我所在的世界一切如此真实

唯一的上帝失去了双手:或是被那

生死叠加的猫,叼进了黑色盒子

薛定谔雄心勃勃,推演着

猫既活又死地

嘲弄逻辑思维的过程。但谁能

观测到思想的衰变?

想必那清虚灵明不染纤尘的王阳明

在他的“无我”之境

密谋了百年之后的

量子自杀?“你未看此花时,

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

那时的日月,可是我

此时的假设?

时间把一切赶向虚无。时间也并不能

把一切赶向虚无。除非进行观测,

否则一切都不是确定的——

看一眼,就足以致命

除了爱,除了

放着爱的身体

嗯,身体就是一个黑盒。

没有隐变量,坍缩,佯谬,绝对零度,

也没有通灵的铍离子

和意识怪兽。只有一个虚拟的

上帝,在扇子的背面观测着

历史的蝴蝶效应

贾浅浅的诗歌欣赏(全部作品12首诗原文)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436908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