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互联网遇上汽车

最近和很多朋友聊汽车后市场的互联网创业。大家最多的一个体会是:在这么一个车主规模、消费需求,都十分现实又十分刚性的市场,这么多年无论VC投资者,还是前仆后继的创业者,似乎都没有结出一个像样的果实,大家没看到诸如酒店机票业的“携程”这样的巨头出现。
我们也算是汽车后市场的一个细分领域,一年多的实际运作经验,让我们体会到了这个特殊行业更具特色的多样生态和个性需求。毫无疑问,互联网已经颠覆了出版、音乐

当互联网遇上汽车

最近和很多朋友聊汽车后市场的互联网创业。大家最多的一个体会是:在这么一个车主规模、消费需求,都十分现实又十分刚性的市场,这么多年无论VC投资者,还是前仆后继的创业者,似乎都没有结出一个像样的果实,大家没看到诸如酒店机票业的“携程”这样的巨头出现。

我们也算是汽车后市场的一个细分领域,一年多的实际运作经验,让我们体会到了这个特殊行业更具特色的多样生态和个性需求。毫无疑问,互联网已经颠覆了出版、音乐、新闻等诸多行业,汽车后市场也正在经历这样的互联网浪潮。但我想思考的是:互联网+汽车后市场,到底会等于什么?或者,汽车后市场到底需不需要互联网,它们两者之间的触点,又在哪里?

汽车后市场:一些看起来像真相的假象

如果用房地产和汽车来比较,汽车的“蛋糕”显然更大。很简单,房地产是高度的资源前端型行业,当你买了一套房,基本上对这套房子的付出,就剩下每年向物业缴纳的物管费了。但汽车则不然,买了车,消费才刚刚开始:每年的保险、维修、养护、加油……

据公安部最新发布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机动车总保有量达2.4亿辆,年增长1510万辆。其中,汽车保有量1.2亿辆,全国机动车驾驶人达2.6亿人,年增长2647万人。这个增长量,已经超过了1997年年底驾驶人总量。

这2.6亿人,就是我们围绕汽车后市场消费的黄金群体,这么巨大的汽车后市场,就算在全世界范围也不多见。但是,由于汽车后市场入门门槛低、缺乏有效的监管、又没有标准化的流程,这个行业也由此成为互联网程度比较低的行业之一。

不仅互联网程度低,汽车后市场还有不少看起来像真相的假象。这个假象最大的根源就是:作为绝大多数车主,他们根本不想了解那么多!对他们来说:简单、方便、可靠,是唯一追求。现在不少汽车后市场互联网产品,超过90%都没有把脉准车主真正的需求和痛点。换句话说,那些产品,不过是创始人团队想象出来、没有车主需求的产品,用周鸿祎的话讲,属于:“正确的废话”。

比如:你认为车主的爱车在维修保养时最需要的是什么?

我认为是:更高的性价比+更好的保障+更快的速度。这三个“更”,才是汽车维修保养的互联网产品的痛点。如果让我把这些痛点转化为互联网产品,我认为应该是:一个数据库(基于爱车行驶里程公里和驾驶习惯的数据分析库,让车主自己就知道开了4万公里大概需要更换保养些什么)、一个正品汽车配件的渠道(这个并不难,上游的汽车配件合作资源大多是开放的)、一个可立即响应车主更换需求的服务网络(把路边的维修保养服务站整合)。

这就是我认为汽车维修保养互联网的“痛点”和“产品点”。也许你会问:如果车主去4S店维修保养呢?一定会有的,但我认为这至少不是代表主流的趋势,尤其是爱车在出了质保期之后,因为你根本无法降低支撑4S店庞大的固定成本,当性价比被直接PK的时候,这其实已经不在选择之列。还有朋友也许会说:那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去淘宝、京东这样的B2C网站买机油来换呢?对,但汽车又有一个特殊的现实,那就是自己并不好搞。

另一种自己打造汽车维修保养的连锁店模式,我觉得这也是有前途的。因为汽车维修保养习惯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距离的半径化。换句话说,就算你那里的换机油比我这里便宜50块,但要开20公里的车程,我想大多数车主的选择还是:算了。自己打造连锁店模式的难点是:如果保持用户体验和成本控制的最佳平衡点,在有限的机会迅速抢占资源培养用户习惯!

再说说二手车的互联网化

如果你留心,现在的二手车网站,不外乎一个特色:把每个城市的二手车资源,整合到网站上,这个开了5000公里的,卖8万;那个开了100000公里的,卖5万……但是,这真的是需要买二手车的人需要的吗?

显然不是!

请问,如果仅仅提供这样的服务,到底有什么核心价值?我个人认为是没有的。因为如果要是这样,如果我要买一台二手车,我为何不亲自去所在城市的二手车市场逛逛?二手车每台的情况还不一样呀!这样逛,可能更高效和直观。

我认为这就是二手车网站现在的死穴:提供的信息和服务,绝大多数是无效的。你可能会说:也有用啊,看到自己觉得不错的,再联系嘛!是的,但这个的前提是:你觉得你还需不需要到现场去看?至少我觉得这样的二手车互联网化,切入得很浅、很简单。

那车主买二手车,最大的“痛点”是什么?

我认为是:基于二手车的非标准化和不确定性,导致对二手车车况的模糊认知。具体来说这是两个“痛点”:

一、我怎么知道这台车到底开了多少公里?有没有什么大事故?你会不会调里程表(事实上大家都懂的)?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小碰小擦?这应该算用户对二手车产品的基础诉求。

二、类似这样的车,这样的里程数,到底多少价格才是合理的?你会不会吃了太多差价(事实上大家又是很懂的)?你说无差价,但我怎么相信你呢?这应该算用户对二手车产品的价格诉求。

那如何解决二手车网站的“痛点”呢?

我认为别无他法,只能用互联网产品思维去解决掉。因为如果你一选择传统路径,商业模式很难掉头,用户成本也降不下来,这是走不通的。

有没有想过,通过自己你的团队的努力,做这样一款二手车的互联网产品(事实上我们已经可以做到):我可以开发一个产品,只要你提供二手车的车牌号,车驾号,我可以提供这台车完整的保险理赔记录,他什么时候小碰了一下,什么时候又大修了几天,大概多少钱?通过这些的分析,二手车那些不能说的秘密,就会变得真实可靠。所以,我敢断定:未来如果有二手车巨头,一定来自保险业或与保险业有关联的企业。

至于另一个价格差价的问题,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换一个方式商业模式赚钱而已。

要做到这些,需要的不是钱,而是互联网产品理念,用互联网产品来真正颠覆和改造二手车行业。这才是正路和坦途!

汽车保险的互联网化,由于大家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就不能说了,一是我们也正在探索之中,第二我们认为未来的汽车保险,一定会更加平台化、透明化、定制化。谁能够率先抢占先进实现这三个现代化,谁就将获得足够的潜力和机会。

来源:钛媒体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k0kaujt7@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 小红书电商的“第一口螃蟹”,9块9包邮真香?

    从去年起,小体量商家开始涌入小红书,他们卖的是9块9包邮的手机壳、10元10个的发卡、4块包邮的挂件……事实证明,这些商家在抢占流量红利。如何在小红书笔记内容里促成交易,小红书电商的未来在哪里?本文作者带你一起来探秘。内容社区起家的小红书,一直给用户的关键词标签是潮流、时尚以及精致。
    小红书做电商也一直希望沿袭这些标签,从董洁直播案例,到时尚行业的电商大会,小红书在尝试走出自己风格的电商之路。

    2023年8月5日
  • 2013-3-27Cookie晚报(虽然有时我不在你身边,但你却永远在我心里)

    晚报闲语:
    最近工作很忙,总是顾不得晚报,每次没更新之后,我都很愧疚,感觉亏欠了大家什么。但即使晚报今天没在你身边,但读者们都在我的心里。
    1.墨迹天气创始人金犁正式否认阿里收购传闻
    评:墨迹天气的产品线还可以拓展,没必要被收购,还是有前景的
    2.友拓正式上线 获IDG 200万美金首轮融资
    评:人肉搜索工具,功能不错,算是在隐私方面打了个擦边球,不过盈利模式暂时还不明朗,而且数据收集有待于提高

    2023年11月9日
  • 抖音“秋天第一杯奶茶”是什么梗?

    抖音“秋天榜首杯奶茶”是什么梗? 抖音“秋天榜首杯奶茶”是什么梗?相信有非常多的小伙伴在刷抖音的时分,看见了秋天榜首杯奶茶这句话,那么是什么意思呢?还不太了解的小伙伴们,下面小编为…

    抖音快手 2023年2月24日
  • 抖音“哭泣是cry”是什么梗?

    抖音“哭泣是cry”是什么梗? 抖音哭泣是cry是什么意思呢?还不是很了解的朋友们,接下来小编就为你们带来了抖音哭泣iscry笑点出处概况,一同来看看吧。 抖音哭泣是cry是什么梗…

    抖音快手 2023年2月27日
  • 可怕的90后:被互联网公司忽视的一代

    中国互联网的下一拨主人将会是这些个性鲜明但极具包容性的年轻用户。他们有哪些特征?
    生于80年代的美图秀秀创始人吴欣鸿,专注做面向90后这个年轻群体的产品。为了更贴近这个用户群,他和团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和他们面对面交谈。
    “美图秀秀”创始人吴欣鸿是一个与90后用户“打交道”多年的创业者:4年前,他用3天时间做了一个应用工具“火星文转换器”(将汉字转换成生僻的文字),在未做任何推广的情况下,仅一年时

    2023年8月17日
  • 第一代iPhone背后的故事

    感谢苹果与三星的专利“核战”,苹果才稍微肯让人知道他们是如何开发产品的——如果你以为在苹果内部,产品的开发就好像外界传言般浪漫,这绝对是误解。在法庭上,苹果泄露出来 iPhone 原型机的设计就多于 40 款,还有大量 CAD 图纸,而这些都不过是冰山一角。
    现在,连线的记者 Fred Vogelstein 对苹果的前员工进行采访,挖掘更多更深的内幕。
    已经创业的 Andy Grignon,曾经

    2024年2月2日
返回顶部